南海科考日记 | 大海变脸,“海九”倾斜10度!关键时刻船长搏击风浪亮绝招

2021-04-06 09:38:58 来源: 半岛新闻 作者:

  文/图 半岛全媒体特派记者 王丽平

  度过了两天风平浪静的晴好天气,4月5日,海面改变了以往温和的面容,开始发起了“脾气”。从最初的清风微波,在后来的大浪席卷,浪高3米。由于“海洋地质九号”的船长柏玮在两天前就预告了不良天气将至,所以科考人员此前利用晴好天气,抓紧时间将大部分设备完成布放,并在恶劣天气来临前成功收回。

  风浪里船在打“寒战”

  4月4日,“海九”三楼的公告栏内多了一则“大风预警”,给原本平静的船舱增加了些许紧张的气氛。

  预警公告显示,4日20时至5日20时,南海北部海域将有6~7级、阵风8级的偏北风到东北风,浪高3米左右。请全体人员非工作原因尽量避免走出生活区,尤其是晚上时间段,各人注意房间易移动物品固定,通往生活区外的所有水密门窗保持关闭,各部门检查移动货物绑扎系固。

  这是本次海试以来遇到的最大风浪天气。

  4月4日下午,已经感受到船身比此前晃动幅度大了,海面上的浪花也汹涌起来。大副告诉记者,此时浪高有1米。

  4月5日,凌晨3点20分记者被晃醒,明显感觉到船的起伏更大了。屋内的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船体被海浪咣当咣当地撞击着,窗外传来呼呼的风声。此时,躺在床上就像躺在跷跷板上。这期间,船体不间断地发生颤抖,就像人在打寒战。

  早晨起床后,人已经站不稳了,需要做好随时扶墙的准备。洗手间内,放在台子上的洗漱用品散落一地。由于第一次遇到这么大风浪,记者又出现了晕船反应,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即使看到餐厅的美味也没了胃口,只能吃点面条。坐在椅子上写稿,身体就像一端固定的弹簧,上半身随着船体起伏不停晃动。

  海浪如城墙迎面扑来

  在轮机长的陪同下,记者来到后甲板。一开舱门,迎面就看到城墙一样的涌浪瞬间升起,似乎要扑面而来,船尾的红旗在不断翻飞。船体在大幅度起伏,船尾下降,大浪泛起;船尾上升,大浪落下,远处的海平面在上下跳动,人就像在游乐场坐海盗船一样,但身临实境,感觉更加惊险。

  在这里,能最直观地感受到海浪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一样在眼前升起落下,让人心生恐惧。

  轮机长不允许记者再往前走了,只能在舱门口短暂观望。

  随后,记者上到驾驶台,三副和水手正在主操控台前驾驶“海九”。三副告诉记者,我们正以船速10节、航向北偏西行进,也就是向近岸行驶,因为近岸水较浅,海浪会小很多。我们所在的区域水深是500米左右,而昨天科研人员作业的区域水深达1600米左右。

  我们的驾驶室在六层,透过驾驶室前方的舷窗向下看,阵阵海浪不时砸向船头,拍打在舷窗玻璃上,同时,还不时传来海浪拍打船体的“咚咚”巨响。此时,记者真切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和大自然无穷的力量。

  斗风浪船长面授“秘诀”

  在海上遭遇大风,该如何行船保证安全呢?带着这个问题,记者找到了船长柏玮。

  “降低船速、偏顶浪、近岸航行。”这是有17年行船经验的柏玮告诉记者的行船要领。

  柏玮介绍,如果预先知道有风浪,而且风浪超过我船的抗风等级,就会提前找附近的锚地躲避,或者提前驶离风浪大的区域。如果突然遭遇大风浪,一般要选择滞航,把定航向,维持舵效,以20度到30度舷角顶风最小速度航行。

  “或保持不动,或者慢速行驶,或者加速驶离此区域。”柏玮说,这就要根据经验来判断。最关键的是不能强行掉头,此时掉头非常危险,船体会有侧翻的可能,就像在大风中撑伞一样,要顶风站立,而不能顺风撑伞。

  大浪涌来,船体被顶上天空,海平面从视线里消失了

  其实,当天遇到的风浪在柏玮看来都是小风小浪。柏玮回忆,他遇到过最大的风浪是10到11级,当时船上所有人都穿上了救生衣,倾斜仪显示船体已经倾斜20到30度。一般倾斜15度就算比较危险,当天“海九”船上的倾斜仪显示倾斜角度在5到10度。

  当记者表示还是有点紧张时,柏玮笑了笑,安慰道:“没事没事。”

  虽然脸上很轻松,但在与记者说话的这段时间里,柏玮的眼睛却一边盯着墙上的屏幕,一边不时看向桌上的电脑,电脑上有个文件夹,里面储存着航行以来每天的天气预报和风浪数据截图。他告诉记者,在海上需要时刻关注气象变化。

  除了保持平稳航行,在遭遇大风浪时,对“海九”来说,另一个关键环节是动力。

  轮机长赵玉文介绍,处于恶劣条件下,对轮机组的压力很大。因为一旦动力停止,船就会随波逐流,这相当危险,万一碰到其他船,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海九”上配有5台发电机,在不作业状态下,1台发电机就可以保证船正常运行,在作业情况下可以使用两台。其他为备用发电机,万一某台发电机突然故障,备用发电机会迅速启用。

  凌晨5点半无人船平安归来

  海试作业中,最不想遇到的就是大风浪,但这不可避免,只能随机应变。

  在两天前,首席科学家杨源就预告大家4月5日会有大风浪,不利于海试,所以,利用两天时间,他提前对需要海试的设备进行周密部署。

  4月3日,早晨7点半,三层后甲板上,科考人员已经将“深拖”布放完成,8点进行了一次回收。“深拖”是一种利用声波在距离海底50米至200米的深度上进行探测的设备。

  通过第一次传回来的数据,科考人员对“深拖”进行了一系列调试,当天上午9点半,“深拖”再次入水,剩下的时间就是凭借它在海底采集数据了。

  晚10点,经过一天的数据记录,“深拖”完成此次试验任务,被科考人员成功回收。

  4月4日,凌晨,完成超短基线深水校准试验;早7点半,科考人员将此前布放的着陆器回收,8点半回收完成;9点半,下放海底沉积物多参数探针及布放系统,下午1点成功回收。

  紧接着,深海可移动平台安装调试;为节省时间,科考人员现场决定去往水深1200米处开展一个站位的温盐深测量……由于海况越来越差,已不适合继续作业,但此前布放的无人船还未回收,由于夜间视线不良,决定5日一早去往无人船所在位置展开回收作业。

  4月5日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科考人员就已经在后甲板集合,经过首席科学家和船长现场商议,决定调整船舶方向,大船在迎风区,小船在其背后,利用大船“保护”小船的方式,最大限度减小无人船的晃动,降低无人船的风险。

  无人船被成功收回

  即便如此,无人船在起吊回收的过程中依然剧烈摇摆,科考人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花费半个来小时才将其安全回收至“海九”甲板上,整个过程可谓惊心动魄。

  为了确保船舶和海试设备安全,船长和首席科学家决定,船舶当天驶往浅水区避风。

680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姜镛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彩17河南快3 彩17新疆11选5 彩17幸运28
澳门博彩官方网址 太阳城真人娱乐 澳门太阳城官方网
冠军彩票东京28 澳门真人赌场排名 新葡京时时彩注册 凤凰888客户端下载直营网
彩17河南快3 彩17上海快三 彩7北京快乐8 彩17幸运28
彩17香港五分彩 彩17QQ分分彩 彩17河北快三 彩17黑龙江11选5
988xsb.com XSB597.COM 361xx.com 761cw.com XSB798.COM
981XTD.COM 985ib.com 3453111.COM 888sbmsc.com 173XTD.COM
XSB9999.COM XSB587.COM dx138.com 38XTD.COM 549xx.com
DC761.COM 508XTD.COM 758sunbet.com 216SUN.COM 167psb.com